今日热点新闻

usdt充值接口(www.caibao.it):讼师史话|官员,词状的“业余作者”

来源:申博官方网 发布时间:2021-02-27 浏览次数:

USDT第三方支付API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讼师史话|官员,词状的“业余作者”

专栏·讼师史话

探寻旧中国民间执法人的故事

名剧《四进士》剧照 图/网络

在历代士大夫官员看来,他们偶然犯禁替身写写词状,虽然不能张扬,但也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,有时还视作一桩刺激甚至是精致之事

文 | 夏芒

责任编辑 | 尹丽

与倚仗“官”名执业营生的“官代书”相反,史上为涉讼当事人代书词状的各色人等中,也有一类并不以此为生,且需刻意遮盖“官身”的人,那就是体制内的某些官员。

明嘉靖年间,有位“二甲进士”身世、“驾前为臣”的朝廷命官,外放担任河南八府巡按;一次化妆平民“出衙私访”途中,路遇一上蔡县民女赴信阳州起诉,怜其身世,为其代写词状,口授机宜。这便是传统名剧《四进士》“柳林写状”一场的主要情节。剧中为民女杨素贞写状的官员毛朋,其历史人物原型,据说是昔时与张居正同榜的进士毛鹏。

历史上的毛鹏不是很有名气,《明史》无传,仅纪录了他做巡按御史时揭发某总督假报战功一事;同年的进士榜单上,也并无剧中那三位“年兄弟”田伦、顾读、刘题的名字。但据毛鹏墓表等资料考证,他确曾担任过剧中河南道的掌道御史,且公正廉明、体恤民情,为朝廷和国民做过不少好事。

剧中毛朋“柳林写状”的细节,也不太可能找到史料佐证,但其“只为不平把状写”的表明应是符合实际的。由于那时的巡按御史微服考察是常事,他们看上去都是文化人,深入社会底层时遇到国民涉讼求助,未便说破身份,被动准许代笔,应当合乎人情事理。

更何况,考察父母官办案是否公正,常常是他们的事情内容。好比,毛朋向杨素贞、杨春领会冤情并拔笔相助,也可以视为考察当地狱讼治理状态、磨练官员办案能力所用的计谋。

类似“柳林写状”这类细节不易找到史料,另有一个主要的缘故原由,实在已被剧中人物宋士杰向毛朋反唇相讥时一语道破:“你在那柳林写状,犯罪你是头一名!”简直,在明朝,官员为人代写词状是踩红线的行为。无论你的念头是否为了主持正义,也无论你能找到若干事情上的理由,都不能为违犯罪纪硬性规定搪塞。

正如毛朋接下来所叹:“宋士杰语言如利刃,问得本院无话云。”以是,几乎没有一个官员敢于认可自己为人写过词状,更不会有史料将其看成好人好事加以纪录。

,

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明朝对官员代书词状所下的禁令,由《明实录》宣德四年(1429年)一则纪录可窥一斑。这年四月,朝廷发现有“奸顽小人”违反军民词讼“不许越诉”的旧例,“辄造虚词”,而且“擅动实封或募人赴京递状”,致使“廉吏良民多被诬枉”。于是“榜谕天下”:一是封堵住越诉的渠道,非重大秘密事宜不许“实封奏闻”;二是重办“主使教诱及代书词状之人”,一经查出,对越诉案情及词状内容“不问虚实”,一律“俱杖一百”,连同家族“悉发戍辽东”。

这则宣布“永为定例”的榜谕,所指指使越诉及“代书词状之人”,其身份很可能主要是那些对朝廷对照熟悉的外放官员。由于只有他们才有可能对越诉的渠道云云领会,而且只有一定级其余官员,才有可能私自使用“实封”奏折夹带私货。

官员因代写词状受到纲纪惩处的例子,官家史料中也能找到。《明实录·宣德六年》载,该年七月,广东布政司右参政杨勉卒;从史官盖棺定论的生平简历可以看出,杨勉的运气悲剧,便与他曾替身代写词状有关。

杨勉本是朝廷重臣,少年得志,永乐年间举进士入选翰林院,后入刑部,顺遂做到右侍郎,又升任山东的封疆大吏。但今后,杨勉的仕途急转直下:先是被查出他在刑部任内曾徇私舞弊,违规释放其弟,被“下锦衣卫狱”,后“遇赦复职”,改抚福建,不久又“复以前罪坐牢”。

杨勉在永乐年间两次坐牢,终因明成祖朱棣驾崩、明仁宗朱高炽短暂登位而再次“遇赦”。不承想,“复职后数日”又有举报,说他在狱中行为不轨。原来,当日有位名叫林茂的“罪人”,与杨勉同系一狱,向他诉冤。杨勉任职刑部多年,对刀笔自不生疏,不知是一时技痒照样出于同情,竟拔笔为其“饰诈诉冤”。此事露出,杨勉又被降职为山东参政。

官员代书词状之以是被克制,无非是由于其行为有可能僭越职权,助长健讼,是对儒家“无讼”法制理念的倒戈。但代人写状甚至唆讼,究竟不是谋反、贪赃一类重罪。杨勉由布政使降为参政,不过是由从二品降为从三品。他今后没能死灰复然,按史官的说法,是由于他“有干才而怀市心”,德不配位,“士类鄙之”。

《明实录》中也有相反的例子:正统十三年(1448年),明英宗朱祁镇下诏,依法司奏请“逮四川左参政连均”,罪状是“其指使词讼诬枉人也”。但仅仅过了一年,连均就被迁为江西右布政使,升至封疆。

明代宗景泰元年(1450年),土木之变平定不久,原本抗击瓦剌围京有功的四朝老太监金英,突然因家人经济犯罪等问题受到逮治;厥后,时任礼科给事中的张聪,也因替金英“代书讼稿”被牵连。金英简直不无冤情,史家多以为他的事与明代宗暗存“换储”私心有关,以是给事中张聪为其“代书讼稿”,若干也算是仗义执言。

幸亏金得到过宣德天子发表的免死诏,不久就被放了出来,还升调南京守备太监,今后远离事非。张聪代书讼稿一定违纪,但罪责不重,外放到均州去做判官,基本也算平调。

行政与司法合一的皇权时代,官员大多对词讼并不生疏,因此他们脱手的词状往往质量很高。在历代士大夫官员看来,他们偶然犯禁替身写写词状,虽然不能张扬,但也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,有时还视作一桩刺激甚至是精致之事。

清代讼师秘本《刀笔菁华》中,即收录《名士戏控之妙禀》一篇。其中,赵翼、袁枚两位名士官员一为道台、一为县宰,却戏仿词讼刀笔,在朋友圈中假作控辩,互为游戏,一时传为笑谈,其文本也成为民间讼师仿效的课本。

作者简介

夏芒,

END

视觉编辑 | 王硕 马蓉蓉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